最权威的钢材资讯信息网站-钢都市上线啦。欢迎咨询!

徐玉玉案被告上诉 徐父对判决结果表示满意

国内热闻 钢都市 189℃ 0评论

(原标题:“徐玉玉案”3名被告人提出上诉 理由均为“量刑过重”)

从山东省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获悉,山东徐玉玉因电信诈骗致死一案中的三名被告人已提出上诉,包含主犯陈文辉,三人上诉理由均为“量刑过重”。

徐玉玉案被告上诉
  新京报此前报道,2016年8月19日,山东临沂市高三毕业生徐玉玉遭受以发放助学金为名义的电信诈骗,被骗走9900元学费。徐玉玉报警后在回家途中昏厥,抢救两天后不治身亡。事发后,陈文辉等7名嫌疑人归案。

今年7月19日上午,该案在山东省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主犯陈文辉一审因诈骗罪、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被判无期徒刑,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他6名被告人被判15年到3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今日上午,新京报记者从临沂市中院获悉,目前,徐玉玉案一审7名被告人中,第 一被告人陈文辉、第三被告人黄进春和第五被告人陈宝生已提出上诉,理由均为“量刑过重”。

专访检察官、被告人 详述案件细节

高考结束之后,拿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的徐玉玉本应该和其他考生一样,畅想大学生活,却因为一通诈骗电话,失去了宝贵的生命。那么徐玉玉的个人信息是如何被泄露的,电信诈骗团伙又是如何实施诈骗的?徐玉玉被骗走的9900元又是如何被人迅速取走的?为了解开这些疑问,《法治在线》记者专门采访了负责本案的检察官和几名被告人。

录取通知书还摆在桌上,这封来自南京邮电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曾经带给徐玉玉无尽的欢乐,和对未来生活的美好憧憬,可是一通诈骗电话却让这个年轻鲜活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18岁,定格在即将踏入高校大门的那一天。

2016年8月19日下午,徐玉玉接到一个发放助学金的电话,根据电话的提示,徐玉玉来到家附近银行的自动柜员机,取出9900元钱后,根据电话的提示,将自己的9900元存入了自称财政局的工作人员提供的卡号,存款后,她继续留在银行,等待对方像承诺一样的将助学金连同自己存过去的9900元钱一块返还到她的卡里。就在徐玉玉焦急等待的时候,在福建泉州,犯罪团伙的成员已经来到了自动柜员机旁,将钱取走并转账。

陈文辉,1994年出生,福建省安溪县人,是这一电信诈骗团伙的组织者。2016年9月,陈文辉因涉嫌诈骗罪、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被临沂市罗庄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据陈文辉供述,他从2016年3月开始实施电信诈骗,在此之前他在福建老家做茶叶生意,已经成家,并且有了两个孩子。

陈文辉:我老家是做铁观音的,这几年茶叶不好,家里经济也不太好,电信诈骗钱来得快嘛,所以就想着这个钱来得快,就去做了电信诈骗。

据陈文辉介绍,团伙的几个主要成员和他是老乡,大多是因为电信诈骗“来钱快”,所以才找到了他。

这一犯罪团伙分成电话组、取钱组实施诈骗。分别负责拨打电话诈骗、取钱洗钱等不同的工作。而在打电话的人员中还会细分为一线二线等,用以骗取对方信任,分步骤实施诈骗。

临沂市检察院公诉二处检察员 李涛:一线主要是冒充教育局给学生打电话,就说我们是教育局的工作人员,现在有一笔助学金要给你发放,你是不是谁谁?这个信息他们嫌疑人已经掌握了。

当高考学生接到电话,听到所谓教育局工作人员掌握的信息完全准确并且信以为真时,诈骗人员就会告诉他拨打财政局的电话,因为助学金是由他们来发放的。而所谓的财政局电话就是他们的“二线电话”。

临沂市检察院公诉二处检察员 李涛:财政局工作人员接到电话以后就跟他说,还是再核实他的个人信息,这样就是让被害人学生更加相信。然后他就是告诉他我们确实有这部分的钱要发给你。

诈骗人员会告知被骗学生到附近的自动取款机,根据他们的指示进行操作,在这个过程中,电话组还会利用一些细节和技巧来提高诈骗成功的几率。

临沂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 谭长志:有时候银行的机器当中有中文和英文的时候,诈骗人员指挥被害人要使用英文。如果懂英文的他还能看明白机器上的意思,如果要不懂英文的就很可能就是完全受控于实施诈骗人的指挥。

据了解,这些人员设定和诈骗步骤以及细节并不是他们自己设计的,而是有完整的教程,供他们来复制学习。

案件的另一位组织者郑金峰也证实了这一说法。

郑金峰:购买信息,然后根据信息会给他们打电话,是学生就会给他们说有补助款,然后根据那个台词让对方相信,我们就这样就慢慢的骗他们的钱。

如果成功骗到了钱,犯罪团伙中会有专门负责取钱和洗钱的成员,用以扰乱公安机关的侦查方向。

临沂市检察院公诉二处检察员 李涛:取钱组的人又从网上找专业的取钱的人,他一般掌握几十个银行账户,当被害人那个钱一旦打进来以后,他们就在这几十个银行账户迅速分散开,如果你一笔钱他们分散到几十个账户当中,中间又来回地转账,这样去查就难度非常大。

被告人供述诈骗徐玉玉经过

犯罪团伙中的几个人分工协作、环环相扣,形成完整的诈骗链条;他们扮演不同的角色,引人入局,骗取钱财。得手之后,又利用专业团队洗钱,隐蔽性极强。而正在准备启程去南京上大学的徐玉玉就这样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相信了这些人的谎言,掉进了他们精心设计的陷阱之中。

这是临沂市公安局罗庄分局西高都派出所记录的一份询问笔录,里面详细记录了前来报警的徐玉玉讲述的被诈骗的经过。对于当天的经过,被告人陈文辉记的非常清楚。当时他们租赁了江西省九江市一户民居作为诈骗场所。陈文辉负责二线电话,扮演财政局工作人员。当上当的徐玉玉打通这个所谓的财政局工作人员的电话后,他开始引导徐玉玉一步一步的走进一场骗局。

被告人 陈文辉:她打电话到我这边来,说是要办理学生补贴的,然后我就是问她有一个编号是多少,我们才能查到她的信息、学校、还有家庭地址在哪里,然后她给了,我就查到她叫什么名字,然后就跟她说确实有这个补贴,2680吧,就跟她说钱是转到她的家长或者她的那张卡里边,看他们提供什么银行卡。

徐玉玉根据指示,来到家附近建行的自动柜员机,陈文辉指挥他查询卡内余额,并将卡里的9900块钱进行转账。但徐玉玉连续尝试几次后都没有成功。

徐玉玉母亲:徐玉玉说俺提不出来怎么办呢。对方说把你钱提出来,她提钱提了9900元,说你提出来我给你个卡号,你再打我卡上去。

陈文辉告诉徐玉玉,补助金和她存进去的9900元钱会一同打到她的银行卡里,并会以短信形式的告知她。而此刻,他早已经通知同伙到银行去取这笔钱。

郑金峰指派熊超到自动柜员机将诈骗来的款项分别转入了不同的银行账号。一直没有等到汇款的徐玉玉只能冒雨回到了家中。

掌握个人信息 实施精准诈骗

在徐玉玉案中,另一个备受关注的问题是,徐玉玉的个人信息究竟是如何被泄露的呢?据徐玉玉的家人说,在案发的前一天,徐玉玉的确收到了发放助学金的通知,而恰巧就在第二天,陈文辉犯罪团伙就将诈骗电话打给了徐玉玉,他们还能准确地说出徐玉玉的个人信息,这也成为徐玉玉上当受骗的一个重要原因。

杜天禹,1998年出生,家住四川省成都市,因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于2016年9月被批准逮捕。就在徐玉玉寒窗苦读备战高考时,这个和徐玉玉同龄的人却有着不同的生活轨迹。

转载请注明:最权威的钢材资讯信息网站 » 徐玉玉案被告上诉 徐父对判决结果表示满意

       以上文章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站长,我们会第一时间进行删除处理!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填写资料后,提交评论!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