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职被打玻尿酸 两名在校男生工作未定却已欠下3万贷款 - 【钢都市】
最权威的钢材资讯信息网站-钢都市上线啦。欢迎咨询!

求职被打玻尿酸 两名在校男生工作未定却已欠下3万贷款

国内热闻 钢都市 254℃ 0评论

台州晚报微信公众号消息,两名在校男生暑期找工作,被带到美容医院做整容,每人一次性注射了9支玻尿酸。回到家,父母看到脸部肿胀的儿子,才知道他们被带去打了针,还欠下3万元贷款。

求职被带到整形医院做了微整

小包和小茹是同学,今年19岁,是台州电大大二学生,下学期开始实习,两人就想着找份工作。

8月4日,记者见到他们,两个男生个子不高,一脸稚气。两人的脸上,还留着打玻尿酸后的痕迹。小包的脸部僵硬,眼窝处还有点淤青,小茹的下巴显得特别俏。

“我们是男生,从来没想过要整形。面试后,公司的人就带我们去了美容医院,说整形是上镜的需要,钱也是公司出,我们稀里糊涂就去了。打完后才发现,这钱是用我们的名义贷款的。”小包说,“打针的时候可疼了,我打了6针后实在受不了,说不打了,医生说不行,一定要把剩下的3针全部打完。”

去求职最后怎么变成了整形?小包和小茹诉说了事情经过。

最近,他们在58同城看到台州星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招聘文员,就应聘去面试。

8月2日,两人来到位于椒江巨鼎国际商厦的这家公司,一名姓张的工作人员接待了他们。

“公司说文员的职位满了,问我们会不会打游戏?我说会,张某就建议我们当游戏主播,工作轻松赚钱也多。”小茹说,他们当时没有答应说回去想想。回家后,小茹收到公司发来的短信,让他们第二天带上身份证、银行卡和一寸照再来复试。

两个男生商量后,决定再去看看。8月3日中午11点左右,小包和小茹再次来到这家公司,张某说领导在开会,在等待了20分钟后,张某和另一个男同事就带小包和小茹去了爱美美莱美容整形医院。

公司出钱怎么变成了贷款?

“本来说是去医院咨询一下,到医院说要做微整,张某说做了微整后上镜好看,费用是公司出,没有提贷款的事。”小包说,“整形医院一名咨询师坐在他们对面,做出来一套美容方案,说哪里需要打,我们的银行卡和身份证也被拿过去,说登记用。”

接着,医院另外一名工作人员拿了小包和小茹的手机操作贷款。

小包的手机显示,下午1点14分,他收到一条“即分期”发来的短信:您申请的消费贷款30000元已审批通过!还款日为次月12日,还款方式为微信主动还款,每月还款金额为1550元。

看到3万元的金额,小茹吓了一跳。“我问贷款的钱为什么没到我的账号?对方说,你不用看这个余额,到时还款日会提醒,公司每个月分期帮你还。意思是我们干多久,公司会帮你还多久。”小茹说,在自己追问工资待遇和公司还款方式时,张某和同事的回答不一样,他也听得一头雾水。

打完针后,小包和小茹到公司签了一份“星计划签约合同书”,合同期限为一年,即从2017年8月3日至2018年8月3日。甲方保证乙方每个月收入保底3500元。两个男生并没有拿到合同,只是让他们拍了照。

因为打了玻尿酸,公司让小茹和小包在家休息3天后再来上班。

回到家后,小包的表哥卢先生知道了贷款的事,想想不对劲,“好好的去面试,怎么被带去整形了?如果这贷款是公司出钱,为什么要小包来贷款。而且每个月还款钱也是从两个孩子的工资里扣,这不也是孩子自己承担吗?”卢先生感觉这两个孩子被骗了,“我怀疑公司是诱导孩子去整形消费。”

小包表示,工作人员用手机操作贷款后,有电话打过来确认,自己的确同意贷款了,但当时是受到工作人员影响,完全没有了自己的主意,“一开始明确是公司出钱,我以为会一次性还上。后来才知道是我们自己贷款,今后以每月的工资扣。”

包妈妈知道儿子贷款的事后,一晚上没睡着,“两个孩子不懂事,还在读书,一步步被套进去了。你说好好的男孩子,有必要去打整形针吗?还没工作,就欠了3万元的债。”

招聘公司:微整贷款个人意愿,没有强制

8月4日中午,记者陪同小茹和小包以及家长一起来到星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为何小包和小茹过来求职,却被带到了整形医院?一名长发的女性工作人员回应了此事。

“当主播要火要赚钱肯定要颜值高点,做微整也是个人打造形象,但这是个人意愿,没有强制性,打玻尿酸也是他们签字后再打的。”这名工作人员说,小包和小茹虽然是学生,但是是一个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他们自愿申请贷款,一步步操作下来,他们都是知晓的。

小包和小茹说:“贷款是医院工作人员拿他们手机操作的,操作完后才知道贷款。”

随后,工作人员拿出两人的合同,称合同有两个方案呢,在酬金及税费这一项,小茹和小包选择的是方案二,即所得报酬全部归乙方所有,所有的投资费用甲方有权从乙方劳动报酬里扣除!签约起内,可以分期还款给甲方,如果乙方终止合同,乙方应一次性偿还甲方所有因乙方产出的全部费用。

记者了解到,这里说的所得报酬主要指直播平台粉丝刷礼物的收入,合同意味着“即分期”每月1550元贷款由公司还,但得从小茹和小包的工资里面扣除。

工作人员建议,他们可以选择合同的第一个方案,公司会给他们保底3500元/月,“即分期”贷款不从工资里扣,但甲方要收取乙方45%的所得报酬。

被问及还愿不愿意做主播的工作,小包和小茹直摇头。小茹的妈妈也不放心继续让孩子在这里工作:“他们还是学生,没有偿还能力,无缘无故拉去打针干嘛,是赚打针的钱。”

对于家长提出终止合同,工作人员还是建议小包他们继续做主播:“可以在家用手机直播,一天保证4个小时就可以了,公司也会对他们进行培训。如果要解约,公司不会追究违约责任,但打针的钱得由小包和小茹负责,针是打在他们脸上,公司不会承担。”

延伸阅读

小伙进京求职一天被骗两万 心灰意冷无奈返乡

2017年3月2日讯,今年24岁的小梁是广东珠海人。毕业后,他参与录制多部电视剧,积攒了一些工作经验。今年春节过后,他在求职网站上相中一份沈阳某演艺公司北京分公司的摄像师工作。本想借此闯荡一番,但他抵京后的第一天,便被对方骗签了一份价值两万多元合同,吓得他立即报警。

小梁称,求职网站的信息很诱人。公司不仅承诺“包吃包住”,每月工资还达到税后四千元。由于工作内容对口,小梁发送简历后,迅速获得面试邀请。2月28日,他信心满满,直接坐飞机来到北京,并按地址找到这家位于北京西站某快捷酒店内的公司。

小梁称,该公司看着寒酸,感觉不正规。但进入面试流程后,面试官们却一表人才,提问专业。半小时后,他被一名女士领到公司总监处,总监称他已通过筛选,可签约为正式员工。

小梁回忆,这位总监拿出合同,询问他支付宝里有多少余额,随后称根据合同规定,演艺公司对外“接活儿”时,需要产生关系疏通费用、媒体公关费用,还要对小梁进行岗前培训,因此要支付两万四千元才能签约。

小梁称,这份合同有十页内容,他没学过法律,根本看不懂。所以只要总监说的,他就以为合同里有。看完合同后,小梁应对方要求,在合同末尾处的备注栏里摁了红手印。对此,小梁告诉记者,他曾质疑为何在此摁手印,但对方称,“反正都是空白的,摁哪里无所谓”。不料,当小梁乖乖照办后,该总监迅速在备注里写下“未进剧组者、自动离职者、擅自离开者,拒绝退还任何费用”的字眼。小梁当即感觉被骗,但此时骗局还未结束。

2月28日晚,小梁在宾馆暂住一夜后,于昨天上午按要求前往大兴区京安路一家影视基地内报到。但见到基地王主任后,对方让他再交7200元一年的场地使用费,否则不能使用拍摄器械。小梁此时恍然大悟:“我不能再投钱了,这是个无底洞!”另一名面试者也证实,向王主任支付费用后,还要给后面的剧组导演交费。

小梁立即返回公司要求退款,但对方拿出合同称是他自己违约。有民警到场调解此事后,也称“白纸黑子和手印”都在,没法立即维权,只能到法院起诉对方。

今天凌晨小梁告诉记者,这次来京应聘,没想到两天就损失了三万元。现在他心灰意冷,已经登上返乡的火车。他希望这次求职经历能警醒他人。

转载请注明:最权威的钢材资讯信息网站 » 求职被打玻尿酸 两名在校男生工作未定却已欠下3万贷款

       以上文章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站长,我们会第一时间进行删除处理!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填写资料后,提交评论!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